田田

双喜是个怪蜀黍-chihato:

不面基会死的节奏, @赵二彤 - chihato 你是女神好了吧。自打用了50 1.2甭管对没对上焦,都是朦胧一片,请叫我无焦点小王子。

鹰婕:

<雾>


雨连绵下了好几个月,当断不断,余情未了。

北回归线夏天之前漫长的潮湿闷热,

偶然的阳光只出现在大雨前夕,憋得人昏昏沉沉。


晚上独自去跑步,而后坐在大草坪上吹风。

独属夜晚的清凉,终于温柔又有力地掀开这一方粘滞。

在近视眼看来,月亮是不分时日地盈满,

周身光晕透露一种不可触碰的气息,距离和远方。


戴着耳机听音乐,好像独自一人静坐偌大的平原上。

视觉上的朦胧不清加重了无形的隔阂感,

没有人走近,我也无意走近谁。

有些时候,做一个默不作声的旁观者才能让我感受到自身存在。

自身感官皆是开放而鲜活,清晰,不含糊。

所有辩驳都留给自己去默默咀嚼,消化,

不需要声张,不需要让全世界都知道。

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这才是至要。


此类内心活动只需存放纸张或键盘,交付浓稠夜色。

生活中我是另外的模样,直来直往,半句废话不讲,

享受在朋友中间做那个跟大家一起发神经的"女鬼",

没有什么好隐藏,知无不言,无所下限。

独处时再来直面这些严肃的生命哲学,

角色转换需依心而行,才能真实不虚。


所以,我并不是你所认知了解的那个我。


而我,也无法说,我真的了解你。


应该说,我们所认识了解的任何一个人,

包括最亲近的家人朋友爱人,

我们也只是看到他的某一面或某几面而已。

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多面体,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。


很多东西,都只是相对而言。


人与人交往,应保持这个认知,

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,没有什么理所当然,

不要把你脑海中所期待的强加在他人身上。

自以为了解和习惯了理所当然,便是悲剧的开端。


自知性格中内敛的比重太大,

那些太需要推销自己的事情始终不合适,

作罢,人生短暂,不要勉强。


唯愿默默做自己,足矣。


摄影师思阳:

要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...嗯... 之前拍的楪祈 继续施工中